一方_Fangcio

_一方_
脑残爽文段子手,玩梗狂魔学生狗。
说是cp向,其实友情向的感觉会多一点。

万桥。

之前写的一个小片段,后来删掉了。觉得蛮好玩就放上来💦
oocoocooc 勿扰真人非常感谢。




-
其实程剑桥没那么喜欢王昊。

王昊最近离周延太近了,无论是beef还是怎样,这两个人的接触比以前多了不少。再加上网络上居然开始出现“退赛夫妇”这种cp,盖桥盖的风头有点被压了去(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在关注盖桥盖的tag)。

但说实话,程剑桥也不是不喜欢王昊。

PG One、人家长得帅嘛,饶舌唱得也好。怎么啦,不能喜欢吗。

……据说,这句话是某次GO$H聚餐的时候,程剑桥小朋友红着脸、踩着桌子大声喊出来的。
当时大家都被吓到了,纷纷拿出杯子要敬他们桥哥一杯,最后被周延统统制止了,原因是小孩子不给喝酒。
曾坤跟着程剑桥一块儿委屈。为什么我的杯子也要被收走。
-

【百万盖桥】冠军夜4(的一半)

ooc,短小混更,勿上升真人谢谢。

本章万桥。


叮呤呤。You win。

游戏主角在画面上跳起舞蹈,暗色的背景被像素烟花照亮。程剑桥揉揉眉心,这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四处看了看没自己什么事,才低头去扒王昊抓着自己衣角的手。

“老万、老万。”
真搞不懂这人为什么这时候还要戴着帽子。帽子因为王昊的睡姿已经快被挤到地上,程剑桥看了忍不住笑,摘下帽子顺手揉乱他头发,叫他名字也只换来几个敷衍的鼻音。

“PG One?王昊?”
程剑桥变着法子叫他,好不容易把他叫起来,看着他摇摇晃晃又要倒下去,赶紧把他扶正。

王昊一直也没睡着,听到不熟悉的嗓音叫到自己名字其实已经酒醒了大半。闭着眼躺在沙发上,脑子里闪过我是谁我在哪的问题,还攥紧手里的布料哼哼两声。









—————
最近事太多,有点忙不过来。
这章写到一半突然卡瓶颈了💦
没想到真的有人会看——我真的超开心
同时也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呃 还只写了一点点
…不说了不说了我先跑路了 要打我的话下手轻点儿……

冠军夜…暂时不想写了,放一边先。

脑洞堆积处

1-退赛。

(耳机里的热狗&阿岳):一起happy now,一起哈皮,女孩你别错过,今夜很美好~
万:喂你怎么在听这个,你这么喜欢热狗嘛
盖:对啊,我还会唱,你听好了
万:(有点小期待)
盖:我说哈批,哈批快过来帮我忙♪
万:???好像有点不对



2-盖桥盖。

被人抓着手腕跑了一路,但实际上最后靠着墙休息的人并不是自己。轻轻拍他的背给他顺气,没拍几下手腕又被重新握住。


“程剑桥你个哈批,”那人皱起眉头想说些狠话,可还没蹦出几个字,接下来的几秒都被换气的动作占了去。看他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缓了缓心情再问我,“为什么不跑?”


抓住紧握自己手腕的手,轻轻揉捏他的手指,听到他倒吸一口气才用半抱怨的语气说了。


“我在等你啊。”



3-贝盖贝

那人的名字被他用极柔的语气念出来。他盯着镜头,好像那人真的能看到这一幕一样,几秒后他又偏过头,不再直视镜头。



3.5-退赛

握着麦的手因过度用力微微颤抖,无意瞥到台下那人不屑的神情。他突然松了口气。

“风水好帮你修座坟。”他挑挑眉,转过头不再看他。

【百万盖桥】冠军夜3

本章cp白盖白。无差啊,无差。
万桥万下章再写…还没找到感觉。
#超严重的oocoocooc致歉
#勿扰真人,我还不想被打


白曜隆醉得不轻,而且他发酒疯的样子有点奇怪,这导致他周围一直没什么人。

好不容易把王昊扔到沙发上,周延慢悠悠转了两圈,发现就白曜隆那块儿人最少,干脆直接拉开白曜隆旁边的椅子坐下,同时在心底感叹这里简直就是一片净土。

而在周延得知了白曜隆奇奇怪怪的酒醉方式后,他心想,
………我不应该有来这里的想法,这根本就是个错误。


周延听着白曜隆叽叽喳喳讲些有的没的,伸手用指甲去抠玻璃转盘上的坑坑洼洼。
白曜隆话讲到一半,突然俯到他耳边吹了口气,用抱怨的语气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啊。

周延一愣,心想这小子撩妹技术不错。
……可老子不是妹啊,老子是你老子!

周延拽住他的领子摇两下,摆出一副要揍人的样子。白曜隆的酒醉顿时被吓醒一半,掰着周延的手一秒认怂,说讲你表里不一的人不是我,你要打就去打王昊。说完还仰起头朝着天花板大喊,王昊,你快过来救我,你兄弟我要被社会人干死啦,你过来给他打一拳让他消消气也行啊!哈喽?PGOne,王昊,你人呢!
不对,我怕什么,老子是部队的,周延来一个打一个,来一车……打不过我跑还不行吗。白曜隆又低下头,用不大不小正正好的声音嚷嚷,但他怎么也不愿意往周延那里看了。

周延听了只觉好笑,掰正他的头让他看着自己,一字一句跟白曜隆讲清楚。都已经过去了,还讲那些干什么。

白曜隆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转转眼珠子,搂着周延几句话就把原来的话题抛到九霄云外。

白曜隆说,你唱的《虎山行》蛮好听的,还没出呢吧?给我唱唱。
周延的眉毛跳了跳,问他我凭什么给你唱啊。
半个身子趴在他身上的人嘟嘟囔囔,说你唱的好听,就应该唱给我听。
周延无语,也不想多跟他说,刻意屏蔽掉耳边的声音,伸长脖子试图去看沙发那边两人刚开局的纸牌游戏。

白曜隆满怀期待地等了一会,但周延半点声音也没给他。他想了半天,憋得脸都有点红了,哼起那首歌的调子。
一往无前——

周延回过神来,下意识接上后半句。
——虎山行

白曜隆立刻就不吵了,满眼期待地看着他想让他再唱几句。周延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但也想到白曜隆终于安静下来了,相比之下,稍稍牺牲一下自己的嗓子也没什么。

于是他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两声,给他唱完了整个hook部分。

真好听,白曜隆想。
于是周延被淹没在白曜隆连珠炮一样的评价里。

【百万盖桥】冠军夜2

cp百万、盖桥、退赛、白桥、盖白、万桥。无差。
根据当篇出现的人物打tag
*结尾大概是盖桥盖和白万白,还没定好但我打算朝这个方向写了
—————————————————
#短篇段子欢乐向
#ooc致歉,勿扰真人
#是个坑,不一定会写完
#请别打我,我还想好好活着。


原来大家的计划是,在两位冠军被灌得烂醉的情况下,必须要由他们的好兄弟——对没错就是程剑桥和白曜隆——来替他们挡酒。

程剑桥爱死这个规定了。
每当他看到周延的动作变得迟钝了点,就迫不及待地想夺过他的酒杯。结果酒杯是没碰到,反而被甩了一句“小屁孩别喝酒”,还意外收获了其他几位rapper好心递来的白水牛奶果汁汽水。

……拜托,我早就成年了好吗。
大家心里的“未成年”在他自己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在餐桌间兜兜转转寻酒未果,只好端着橙汁缩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刷刷微博,打打游戏。


程剑桥虽然没喝上酒,但他此刻超兴奋,他控制的像素人物下一刻就要碰到终点上飘舞的旗帜了。
可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在晃他的肩,是不想要命了还是怎样,需要老大教你做人吗!?

他喉咙里的脏字差点都要一连串地蹦出来了,但他想到今晚应该是充满love&peace的冠军夜,脏字不应该在今晚出现。于是他把手机反扣在旁边(上面是游戏人物的死亡界面),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来人,试图用眼神来表达他的极度不满。

当然他失败了,因为来者是周延和王昊。

周延草草交代几句就回到饭桌上了,而那几句的意思无非就是说王昊喝醉了,让他照顾一下。

照顾?
程剑桥看了眼马上就要靠在自己身上的王昊,拿起手机往旁边坐了点,好让后者倒在沙发上。


——————————
这章我不知道怎么打tag…!!!
不过下一章是万桥万💦
算了我就这么任性!叉腰。

【百万盖桥】冠军夜1

大四边形!
对,你没看错,四个人,超大四边形,所以cp是:
百万/万百、盖桥/桥盖、万盖/盖万、白桥/桥白、白盖/盖白、万桥/桥万
根据当篇出现的人物打tag
……贵圈超乱,不过我喜欢。
—————————————————
#超超超短篇
#ooc,勿扰真人
#不开车,清水小段子
#是个坑,不一定会写完
#请别打我,我还想好好活着。


双冠军这个结果,在某些人的意料之外,却也在某些人的意料之中。
但这并不能阻止赛后的庆功宴,反而还给它增加了不少成员。

周延的酒量在这个地下算是数一数二的了,王昊的酒量其实也不差,但和周延放在一块,根本算不了什么。

就在周延打算拿起胖虎递过来的不知道第多少杯酒时,身边的王昊飞速抢过酒杯,仰起头就往自己嘴里倒,完了还砸砸嘴,眯着眼睛看向周延。
周延那会儿也有点晕乎了,就看着王昊在胖虎惊讶的眼神下喝掉自己的酒。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王昊放酒杯,不,是砸酒杯的动作打断。

王昊觉着眼前的人太眼熟了,可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的名字。头晕感和满肚子的疑惑让他感到心烦,猛地把手上的东西往桌上一扔,大声喊了一句“喂老子醉了——”就往面前那人怀里撞。
周延看着怀里的王昊发呆,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抬手对同是状况外的胖虎招呼一声,低头让王昊的手臂搭到自己肩膀上,扶着他的腰站起来,想要把他安置到陷在沙发里的程剑桥旁边。




——————

…………退赛夫妇的tag也太多了点吧!

【百万】早餐

#日常小脑洞
#ooc,勿扰真人
#纯属虚构,跟现实没啥关系


王昊总喜欢在楼下小餐铺吃早餐。
白曜隆一开始不知道,兴冲冲地给王昊带了份早餐。进门还没几分钟呢,只见王昊穿衣洗漱完打声招呼就出门了,留下白曜隆一个人和手中的两份豆浆油条干瞪眼。

后来他学聪明了,先在家吃完早餐再去找王昊楼下的早餐铺蹲王昊。
王昊把勺子往嘴里送,他就对着勺子里的粥一顿猛看。王昊慢悠悠地拆筷子,他就看着筷子的包装袋发呆。王昊剥掉蛋壳,他就盯着桌子上的碎蛋壳出神。回过神来还砸吧砸吧嘴,好像是他在吃早餐一样,搞得王昊怪不好意思的。

终于在白曜隆第三十四次盯着王昊的手发呆的时候,后者放下剥了一半的水煮蛋在他面前挥了挥手,问他到底在看什么,在想什么。

白曜隆以为都这么久了,王昊应该习惯了,一下子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出来。抬起头随口答道,噢,我在想这家店会不会比我家楼下那个好吃。

王昊一愣,低下头用手指扫掉蛋白上的几块蛋壳,又叫面前的人张嘴。
白曜隆乖乖张嘴,像小孩子看牙医那样,还发出“啊——”的声音。

下一秒就被塞了半个鸡蛋。

白曜隆眯起眼,看着王昊自己也往嘴里塞了半个鸡蛋,还拍拍手上的蛋壳屑,边拍还边朝自己笑。

是不是比你一开始在路边摊买的豆浆油条好吃多了,王昊嚼着另一半鸡蛋,鼓着腮帮子含糊道。
白曜隆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还没来得及回答,王昊又补了一句,再说了你家楼下不就是我家楼下。

……好像也对。白曜隆挠挠头,脑子被刚刚的甜味占了一半,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吴韩】一个段子

#大概是第三赛季结束,吴雪峰退役那会儿。
#一点点虐吧…


“要退役了?”
吴雪峰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就回过头,看到霸图队长走快几步要跟上他,也跟着放缓脚步等着来人,同时点点头回答了那人的问题。

-要去哪?
他果然还是最在意这个,吴雪峰跟他慢慢走着,听到他提问的第一时间还是分了心想些别的事。
职业选手退役后不可能一直呆在这儿了,毕竟吴雪峰家也不在这。韩文清莫名感觉有些急躁,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心底跑出来一样。

-哪也不去。
吴雪峰轻笑,微微勾起的嘴角被韩文清看在眼里,让后者越发不相信他讲的话。

-真的?
-我还骗你不成?

韩文清皱眉,有些凶狠的表情在另一人眼里可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严肃,
居然有点可爱,吴雪峰忍不住想。

“行行,如果我骗你,天打雷劈——”
吴雪峰伸手做了个发誓的手势,手掌近得快要拍到韩文清脸上。后者黑了脸,说了句幼稚就转头往霸图休息室的方向走。
前嘉世副队笑笑,还是像以前一样目送他离开。

—————————————————

韩文清打着哈欠坐起身,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才翻身踩下床。他像是想到什么,神使鬼差地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他莫名松了口气,去洗手间洗漱的速度也比往常快了些,甚至早了几分钟走出房间去实施他的晨跑计划。


但他不知道,当天H市的大雨都快把嘉世给淹了。

那天晚上吴雪峰坐上了飞机,
而韩文清第二天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