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壹方

无脑粉,墙头草,跟风狗

考试,空壳账号,拖更高手







-FAC

最近在玩语c,c一下小朋友(。)
幼儿园设定,内含各种友情向:盖🐔、盖桥、贝桥、贝🐔、贝万。
友情向!友!情!向!

……混更,是的,我举双手投降(…

时隔两百年,我还是想吃爆音x山鸡,那个,有没有朋友………(暗示)
他们很可爱啊…!!!
还有小青龙,真的吧!veksujdidsmd(语无伦次

分享歌曲。真的很好听。
然后……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莫名其妙的拉郎短篇01

全职高手x土哈,拉郎(。
孙哲平→王齐铭
同居了,ooc,qwsszz🙏




……是小女生的话黏在一起也就算了,俩大男人腻歪在一起的画面反而会令人发指。

孙哲平把肩上的毛巾往后扯扯,凑到电脑前看一眼录制进程(虽然他也看不懂,但还是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王齐铭敷衍他几句继续把注意力放在歌曲中,一个没注意让狂剑士近了身,只得无奈的问来者何求。


“铭铭,”孙哲平看着他笑得灿烂,“真不考虑给我个晚安吻?”


操,狂剑士卖血了。王齐铭被这个称呼恶心到,想也没想抬手一个手刀过去。可狂剑士的功夫哪是盖的啊,孙哲平眼疾手快地捉住王齐铭的手腕扣在软皮凳上,捞过他在鼠标上的另一只手摁在一起。

先不说这土豪力气有多大吧,这动作实在是尴尬。王齐铭知道自己跑不掉,意思意思挣扎两下软下语气说孙哥我错了,你亲吧你爱亲多久亲多久爱亲多少下亲多少下我不拦您了您随意。

孙哲平还真板下脸来认真思考了一下,几秒钟后皱着眉堵住王齐铭的嘴,把他跑到嘴边的十几页演讲稿硬是给人咽了回去。


呕呕呕呕呕,王齐铭对着孙哲平含情脉脉的眼神翻了个白眼,傻逼职业选手。

Wait,纠正,傻逼现退役职业选手。

👆🏻👌🏻

有点可爱

。随笔,出场人物cjq&wqm
ooc,qwsszz,瞎写……自己都没看懂


王齐铭嘴上说着要想个名字,实质根本没把这事往心里去。放下来包叫程剑桥关好门别rm让自己给蚊子qj一遭,先前在脑子里被暂停的东西嘭的一下又炸开来,不止工作与游戏带来压力得映射,更多的是化学制品拧成的烟,加上实体化的语言文字。感冒病毒经过阳光暴晒的严格挑选后趁虚而入,硬是被塞了几颗胶囊勾得他昏昏欲睡。

后者带上门话一直没停,灵感源源不断,争先恐后地朝他飞奔过来。一连拍叫轮椅上明显走神的人,想到了什么随即不可置信地加大手上的力度。

“……你看!王齐铭王齐铭watchmewatchme……”程剑桥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在闪,一时没在意距离近的快要凑到他脸上,“兄弟!diao吧!”

“……屌的屌的,”王齐铭措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说要写歌一下子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坤桥,ooc,只有开头结尾,之前写的随意看看(……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
#随心盖桥
#ooc,请勿上升正主
#不是客户端发的,排版怎样我也不清楚,将就看吧



周延也算是只老猫了,想跳上沙发还必须要踩着木制小板凳——它原本是被藏在鞋柜底下的,不知道哪次大扫除的时候被收拾出来。程剑桥好不容易把所有东西堆进箱子,回头发现小板凳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放,想了想还是要把它塞回老地方。没想到再一回头就看到周延赖在上边懒洋洋地看着他,耷拉着尾尖左右晃晃,就差开口说句板凳真的很舒服。他叹口气,洗干净手把周延抱开,把小木凳擦擦干净放在沙发边上。周延可精了,小步子噔噔噔跑过去踏着矮凳扑上沙发,亮着眼睛不愿意让视线离开程剑桥。

程剑桥无奈,把最后一个箱子滚到角落,站起身来往沙发走——毕竟他从来都拒绝不了周延的任何要求。
还没等程剑桥坐下,周延迅速伸出爪子扒住他的裤子,还亮出指甲警告他不许跑路。程剑桥欲哭无泪,他真不知道自己家的猫什么时候成的精,只好乖乖坐下,等着周延慢吞吞爬到他的大腿上,再找个舒服姿势蜷起来。

周延踩着他转了几圈,程剑桥以为他是在追尾巴玩,觉得可爱勾勾手指去戳他腰侧,没想到周延顺着他动作直接趴下了,不让他抽回手去。被压住手的人装作生气了,五指胡乱动一番去挠他痒痒,周延果然被这一套惊到,翻身想躲却没想到从腿上掉了下去。


门锁转的时候周延正好重新在程剑桥腿上找准位置缩成一团,程剑桥听着钥匙放下的声音对着门口喊,
盖哥,你快管管延延,他好黏。

刚进门那人探个头出来,说程剑桥你再敢管这猫叫一次延延试试?

“你不是喜欢我么?”王昊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也不管他会不会看到正在输入的置顶字样,咬咬牙还是改了平常的语气,赌气一样打上封上不常用的句号,“你不是喜欢我么。”

你还在做什么梦呢?白曜隆看着窗口弹出觉得太他妈搞笑了,点进去直接按了红色按键。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