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壹方

冷笑话选手
杂食,能不更就不更
也许是cp向,但又好像是友情向







-FAC

【艾🐔】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吐???・中

钻出电梯走到黑灯瞎火的走廊里,半夜又不敢大吼一声唤醒声控灯,只好边摸黑往前走边划拉出手机的手电筒,没想到人家灯还挺高级,手机还没亮呢灯就开了。艾昊一下子适应不了时亮时暗的环境,眯着眼摸过去敲王齐铭家的门。


敲两下开了条缝,里边露出王齐铭的半个脑袋,还是一脸刚睡醒的样子,问来者何人有何贵干。

“你艾哥,催你叫干音的,”艾昊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晃,看到他对突然靠近的光源猛眨眼,小心眼的报复让心情顿时好了不止一点。这才收回手机搓搓手,“快让我进切,又不是不晓得天多冷。”

艾昊也只能趁着王齐铭不太清醒的时候才有机会这么欺负他了,打着让他吹吹冷风清醒清醒的借口把门缝挤开一点,按住他的肩勉强蹭进半个身子。王齐铭揉揉眼睛已经醒了大半,抵着艾昊就要往外边推,边推还边说看来只有没发干音才能让你们想起我了,你们这些假兄弟出切出切。


艾昊干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王齐铭手上,王齐铭推老半天也推不动,只好扶他站好,低着头说干音我过几天就交了,这几天嗓子不舒服不好意思啊。七七八八还没解释完就被艾昊故意发出的咳嗽声给打断,只好抬起头去看他。

艾昊一脸正经,“其实是艾哥想你了……”

在心里酝酿半天的话连个头都没说完,只见王齐铭慌忙做了个手势,转头就跑了进去,又留他一个人在门口吹冷风。


……。

艾昊暂时无法接受这个神经兮兮的王齐铭,心想难道是跟盖哥学的,没事又犯什么病。摇摇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走进屋里顺手带上了门。


刚进门就听到厕所传来一阵干呕声。

我日噢,鸡娃儿这是怀了?

呸呸呸,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艾昊来不及换鞋就跑到厕所门口大声问,没事吧王齐铭你最近是不是喜欢吃酸的怎么睡也睡不够要不要我去给你买根验孕棒买盒避孕药诶你别不理我你说话啊。

wrnmmp你是不是没被我打过……
厕所里的人停了干呕,沉默好一阵子才朝外边吼一句。艾昊松了口气,应该是没事,估计是着凉了。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敲敲门说你慢点 我去沙发那等你。

……谁让你擅自进来了。
王齐铭紧紧攥着手上的花瓣,双手撑着洗手台有点不知所措。



-说是TBC但也许没有下文-

评论(3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