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壹方

冷笑话选手
杂食,能不更就不更







-FAC

【歪盖歪】一个短篇的上半部分

#歪盖/盖歪无差。偏友情向
#绝对的ooc致歉,请勿上升真主



合作可以说是一切顺利。唐溢摘下耳机转转有些酸痛的脖子,这么炸的词,什么时候有人说过不行。

唐溢转头去看沙发上瘫着的周延,后者也刚收好手机抬头。听完成品后的两人正好在兴头上,都是憋了一堆话但不知道从哪句开始说,对视半天一句话也没讲出来。
忘记是谁提出要去搓一顿庆祝庆祝,唐溢一听就来劲,这地方他熟啊,于是周延出了电梯都没听他讲完这附近一些不错的餐馆。坐标川渝的两个人最终对视一眼,还是走进一家火锅店。


吹了几瓶也没醉多少,干脆就着酒精聊开了。从年少理想到风水玄学,从川渝到美国,绕了大半圈还是回到原点,周延满嘴跑着火车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哪去了。
唐溢趁他心不在焉,眼疾手快从周延还没落下的筷子旁捞出最后一块午餐肉,塞进嘴里放下筷子举手叫服务员买单一串动作让周延来不及反应。周延客套性地问了句要不歪哥,我来买单?

看他为了那片肉还有点恼怒却又不太气的样子,唐溢边笑着边想回答他,但嘴里还被肉片占着,鼓着腮帮子嚼两下强咽下去,猛摇头算是回答了周延的问题,哧哧哧笑完还打了个嗝,还没开口就看着周延在桌子对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跟着狂笑,接过服务员递还回来的卡趁着其他人看过来之前抓起外套跑出门。


酒精有点上来了,唐溢往工作室的方向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个人呢,回头看到周延小跑过来就放慢脚步等他。这天不冷不热温度适中,唐溢感受了会儿成都夜晚的微风,周延快步跟上后也没说什么。

就这么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唐溢才想起来问周延要不要送他回酒店,后者用古怪的眼神他看一眼,说客气了,可惜不顺路,还开玩笑说下次吧,如果有的话。


-TBC?-




等我恶补中间的故事再继续写吧,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