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壹方

鸽派北极常驻户口
就一蹭热度的随笔选手







-FAC

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

刺鼻的味道,分辨不出颜色的污水经他的气管呕出。他噎住,固体堵进他的鼻腔,像粘腻的稠浆凝成七彩的块。指尖握不住心脏,只剩感觉刺骨的冷,血液蒸发着从他眼前飘走,他看到了,随即反应自己无法适应光亮。红蓝交替拉着绿将一切吞噬,揉进羽毛变化耀眼的灰。他挣扎,发丝将他拉入滚烫的海洋。

好像一切都失控了,
事实也是如此。





评论

热度(2)